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师


来源晋江家教吧 日期:2008年07月18日 点击:631次 分类家长课堂 上一篇我们要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 下一篇家庭教育之误区

                        

 一个母亲对中国教育的反思

                                                       高丽萍

教师在一个人成长历程中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孩子从他进入幼儿园那天开始,老师就是他生活中较重要的一个人。他可能不听家长的话,但他必须听老师的话。经历过的家长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如果你让孩子做一件事孩子不听的话,你只要说是老师让的,他一般就会乖乖地听了。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说教师职业是太阳下较光辉的职业一点也不过分,世界上再没有一个职业比这个职业更崇高、高神圣、更伟大、更重要了。这个职业不同于其他职业,它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专业技能,还需要有热情、有爱心、有耐心、有责任感,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有很好的个人修养,甚至要有端庄的仪表,得体的举止------因为,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会成为学生的样板,影响学生的一生。不是读过师范、会讲普通话、拿个教师资格证就能当教师的。有什么样的教育体制会就会有什么样的教师队伍,有什么样的教师队伍就会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这是环环相扣的。

儿子从进入幼儿园开始,和我们谈论较多的话题就是他们的老师,他喜欢评价老师、分析老师,从他的口中,我了解到形形色色的教师形象。

幼儿园时有一位年轻美丽的罗老师,她美丽优雅的形象应该是儿子受到的较初的美育。有一天放学回来,儿子对我说:妈妈,我们罗老师穿了一件衣服,可好看了,你也买一件那样的衣服吧。第二天我留心了一下罗老师的穿着,果然大方得体。于是回来后我对儿子说:你们罗老师真的很漂亮。但是妈妈不能穿罗老师那样的衣服,妈妈和罗老师年龄不同,身材不同,职业不同,就要穿不同的衣服。这是一个教师对儿子较初的影响。我不能说后来我们儿子对自己的仪表穿着很注意主要是由于在当时受了罗老师的影响,毕竟那时候他太小了。但有一个美丽优雅的老师的形象印在一个幼小的心里,也是非常重要的。

儿子升初中的时候,家长们挤在学校教导处门口,千方百计要把孩子分到好班去。为了能把孩子分到好班,好多家长不惜到处求人,甚至给相关的人送礼。所谓的好班就是某一个老师的班,有人悄悄把那个老师指给我看,原来是一个一脸严肃、面带凶象的女老师,正在厉声地训斥什么人。旁边的人说,这个老师可厉害了,能管住学生。原来就是这么个好班呀,我的孩子胆小,交到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手里还不吓坏了?我正愁该去求什么人,看来现在我不必去求人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悄悄地离开了。随便由学校去分吧,分到哪个班算哪个班,反正好班也不见得好。没有求人,儿子当然分不到好班了。儿子被分配到了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姓李的老师的班里。那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有一次他们班开运动会我去观看,李老师问我:你看着你儿子惹亲不惹亲?我看你儿子可惹亲了------惹亲是方言,就是招人喜欢的意思。我心中一热,我的儿子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学习成绩一般,李老师这么喜欢他说明李老师是个爱孩子的人。在这样一个老师的手里孩子会得到应有的关爱,起码个性不会被扭曲。也许她不够严厉,课讲得也不一定十分好,但她爱孩子,具备了一个教师所必需具备的条件。

儿子在进入寄宿学校后还遇到了几个很不错的老师。有一段时间,学校里有一个女孩子和儿子过往较密,班主任蔡老师跟我说了这个情况,我跟蔡老师说,这件事还是由你来和我儿子谈比较好,我如果去跟他说他可能会有反逆心理,效果反而不好。蔡老师以一个朋友的姿态去和我儿子谈,又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和儿子交流感受,儿子很快就接受了老师的建议。然后告诉我,妈妈,那件事过去了。我发自内心地感激蔡老师,她以自己的耐心呵护了一个幼小的心灵,使他没有受到伤害。虽然之前儿子对蔡老师也有过抱怨,太严厉呀,太认真呀。但那件事情之后,儿子跟我说,妈妈我认为蔡老师很好,她理解人。还有一位教英语的王老师,有一次我和儿子去见她说一件事,当时打扮比较另类的儿子戴了一个耳钉。我看见王老师凑在儿子的耳朵跟前说了一句什么,儿子就出去了一下。离开王老师后我问儿子王老师跟他说什么,儿子指着他的耳朵给我看,耳钉被他摘下来了。原来王老师悄悄告诉他,在学校里戴这个不好。如果她当时大声训斥儿子会怎么样?如果她讽刺、挖苦儿子几句会怎么样?就算她用和缓的语气,但办公室里有那么多的人,还有我在旁边,我已经对他戴耳钉表示过反对了。儿子的自尊心肯定要受到伤害。王老师是一个很优秀的英语教师,她优秀不仅仅因为她课讲得好,更重要的是她把学生当朋友,她知道怎样关爱成长中的孩子。

还有一位老师我也要说说。儿子的班里有个孩子患了白血病,家里也比较困难,班里学校都组织了募捐,儿子是积*的倡导者,不但把自己身上的300元生活费捐了出去,买了零食、漫画书去医院看望,还找到他一个好朋友的爷爷,动员人家捐了10000元。在学校组织的募捐会上,他们班的老师介绍这个孩子的情况,他们班的孩子哭得一塌糊涂,旁边一个班的孩子觉得他们哭得好玩就笑了起来。这下子惹火了平时还比较乖顺的儿子,他竟然站起来过去打、骂那个孩子,他们班其他几个男孩子也一拥而上。当然不会把那个孩子打怎么样,全校学生老师都坐在那里呢。那天晚上,儿子给我打电话,兴冲冲地告诉我,妈妈我今天打架了。然后讲了事情的经过。我问他老师批评你了吗?他说老师没批评,老师说我这是正义之拳,那个家伙活该。我很感激那个老师,他没有简单地处理事情,他以自己的方式呵护了一个孩子的正义感。

孩子们在乎老师的什么,可能我们成年人会想象不到。有一次儿子班里一个同学突然肚子疼,他们几个人扶着这个同学往校医室走,在半路碰到了他们的语文老师,语文老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走开了。后来语文老师给他们布置作文,让他们写我较难忘的一件事。结果儿子就写了这件事。作文交给老师之前他跟我说了这件事,我说你不可以写得婉转一点吗?他说婉转就没用了,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他的漠不关心、冷漠麻木对我们的心理有多么大的伤害,这件事就是我较难忘的。我没有强求儿子,但我在心里确实为儿子担心。还好,那个老师也是不错的老师,他在课堂上读了儿子的作文,然后向全班同学道了歉。他得到了儿子和他的同学们的谅解。

以上这些事都是儿子告诉我的。当然他还告诉我许多他不喜欢的老师的事。小学时有个老师情绪一不好就打孩子们,打得很重。他说那个老师心理变态。有部门成做过一个调查,中国教师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存在心理障碍。如果我们的老师把他们的情绪发泄在孩子们的身上,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有个挺*端的事例,是我在当记者的时候遇到的。我当时没有写报道,之后也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太恐怖、太离奇了。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个例,没有普遍性,但我今天还是想把它说出来,如果我们不重视教师队伍的心理健康,这样的事说不定还会发生。这件事情过去有七、八年了。有一天一个农村妇女*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来到我的办公室,那个男孩圆头圆脑,模样很可爱。那个母亲给我看了几张照片,是那个男孩的。照片中的男孩目光惊恐,两胛紫红紫红,连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他母亲说,这是让他的老师打嘴巴打的。就因为他上课的时候玩一顶帽子,那个不到30岁的男老师就打他的嘴巴,直到把两胛打成紫色,把眼睛打得充血。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虽然学校已经负担了孩子的医疗费,虽然孩子脸上眼里的红肿淤血已经消退,但孩子心里的恐惧和阴影却根本无法消退。睡不着,一睡着就会惊醒,不停地做噩梦----我听了之后气愤*了,当即给那个县的教育局打电话。县教育局的人说,他们已经对那件事情做了处理,已经给了那个老师处分,也给那个孩子进行了治疗。现在家长估计是还想多要几个钱,让他们回去,县里再给做些工作,看能不能再给点钱。听口气,他们不大相信孩子母亲所说的心理伤害------其实这还需要说吗,不要说是一个小学生,就是一个成年人,遭遇了这样一件事,心理的伤害是必然的。有人愿意拿这样的遭遇去换取几个钱吗?我无奈地安慰了半天那个母亲,希望她照料好孩子,也希望她回去找有关部门好好协商如何给孩子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几天以后,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那个老师由于不满自己受到的处分,竟然手持菜刀闯进孩子家,先在孩子母亲的后背砍了几刀,又转身到院子里抓住孩子,把孩子的一只耳朵砍了下来------我在后来看到了被砍后那对母子血淋淋的照片。直到现在说起这件事我还会感到心里发冷。那个教师当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据说他还是师范专科学校毕业的原因,据说他之所以这么对待那个孩子是由于在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中孩子所在的家族和老师所在的家族是对立面,据说那个老师有心理问题-----我没有把这件事报道出去。我认为如此血腥的事件还是不报道为好。这种现象必定是*个别的。我不希望别的孩子再受到惊吓,更不希望那些存在心理问题的老师受到心理暗示,所以我放弃了这个可以引起轰动的新闻。但是,在一些农村中小学,甚至一些县级中小学,老师体罚学生决不是偶然现象。我一个同事的孩子就因为下课跑动时打翻了讲台上的墨水平而被一个男老师打了10几个耳光。我还在一个学校看见一个老师拿着一把大塑料尺使劲抽打一个男孩的腿------我认为这些如此恶毒地体罚学生的老师一定存在心理问题。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是不会这样对待幼小的孩子的。教师也是人,生活在现实社会中,他们要承受很大的压力,除了来自家庭、社会的各种压力之外,现行的以升学为目标的应试教育体制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学生成绩的好坏、升学率的高低决定着老师们的奖金和地位,决定着*导们的升迁,决定着一个学校的整体利益。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要受到考验的。无处发泄苦恼的老师自然要把各种愤怒发泄到学生的身上了。这真的很可怕呀。有人关心过教师们的心理健康吗?

儿子还讲过另外一种老师。老是想方设法卖东西,卖各种复习资料,卖各种文具,他给我算帐,这个老师又能赚多少钱。还说有的老师总是问孩子们的家长是干什么的,要是家长有钱有权,孩子也会得到另眼看待,他说老师是势力鬼。说这些的时候,儿子一脸的轻蔑。一年级小学生一入学,老师们就要做一个调查,看看学生的家长都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在安排座位、任命班干部上,家境好的孩子都会得到特别关照。还有逢年过节,家长都要拿着礼物去看老师。尊重教师是应该的,有一年的教师节,我建议儿子给老师送个礼物,尊重儿子的建议,我买了一串紫色的风铃,带着儿子去老师家送给老师。结果我发现我们的礼物太寒酸、太不实用了。以后一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就发愁,不知道该给老师送什么,后来索性就不送了。我们家楼下的一个女孩,上一年级的时候老师问她父母亲是干什么的,小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说我妈妈会织毛衣。过了没几天,放学后看见妈妈正给她织毛衣,女孩子吞吞吐吐地说,妈妈,你别给我织毛衣了,你给我们老师织吧。老师说让你帮她织一身毛衣毛裤------这些看似平常的一些小事,会大大降低老师在学生心中的威信,还会给孩子们树立一个不太美好的榜样,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的老师为什么不能更体面一些,更高贵一些呢?仅仅是因为教师队伍的素质低下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儿子小学时有一个老是向他们卖辅导资料的老师,是个代教,每个月的工资只有70元。尽管那是在几年以前,可那时我们的工资也有几百元了。现在城市里的代教不多了,可在一些农村还有,农村的代教老师就更可怜,几十元的工资也不能按时拿到。教师们的待遇是普遍提高了,一些中、小学老师的收入确实不菲,但这不菲的收入中如果去掉补课费、加班费、卖资料、卖校服、卖考卷、卖作业本等等来历不明的、大多是从学生身上搜刮来的钱,再加上家长们逢年过节、给孩子换座位、择班、要班干部、或干脆要得到各种关照送的礼,再加上学校以考分、升学率为标准给予的各种奖励,他们的净收入究竟有多少?在这个物欲横流、灯红酒绿的时代,我们没有理由要求我们的教师去固守清贫,他们有理由过上充裕的、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但一个社会中如果教师以自己的工作为商品、以自己的学生为赢利对象,把教育变成了一种产业、变成赚钱的工具,那这个社会的教育必然要出大问题。教师应该是这个社会中较高尚的职业,教师应该仅仅凭借自己的教学工作,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收入,过上体面的生活。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有理由、有条件对那些在学生身上赚钱的行为严加惩处,乃至将这些人清除出教师队伍-----这是我的设想。

孩子们自有办法来对付他们不喜欢的老师。中学时,他们把一个他们不喜欢的老师的手机号写在大街上,还要在前面写上“办证”,真让人哭笑不得。老师在孩子们的心中是这样,那学生在老师的心中又有多少地位呢?儿子说,我们大学里的老师一上完课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对我们说,根本不知道我们谁是谁。人家忙着挣钱呢。在校园里碰见我们跟他们打招呼,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我们。想起我大学的老师,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们的现代文学老师董静如,在我们大学毕业20年的联欢晚会上,竟然背诵了一首我在大学时写的诗,一首“发表”在教室的墙报上的诗。我当时感动得哭了。还有一位讲文艺理论的陈士杰老师,前年他看了我的一本作品集之后,给我寄来了一份长长的勘误表,把书中所有错误的地方详细地校对了一遍,还说受书中内容感动,让我帮他在我们这里找一所乡村学校,他想做几天义务教师。他告诉我他已经退休了,以后再出书没时间校对他,来帮我校对------我得到了老师们深深的关爱,所以在我的心中永远深爱着我的老师,永远敬重着我的老师,也永远想着不能辜负了他们。